面对老对手英格兰,德国队毫无疑问是占有心理优势,但客场作战再加上英格兰顽强的防守,会给德国队制造很大的麻烦。两名前德国国脚巴斯勒和埃芬博格批评了球队的表现,并提出了他们本人的一些设想。

由于接到欧足联的通知,德国队无法在温布利球场进行暖场训练,所以勒夫的球队依然在黑措根奥拉赫进行,京多安与吕迪格两名伤员也已经随队进行了训练。虽然本次欧洲杯上无法暖场的场次不少,可考虑到德国的对手是英格兰,难免让德国人有些想法。自2010年世界杯上4比1横扫英格兰之后,这两支老牌强队就只在友谊赛有过交手。虽然在对阵英格兰时,德国在心理上占据上风,但这是一支在本次欧洲杯上还没有丢球的英格兰,在过去9场国际比赛中,英格兰8场没丢球。勒夫必须想办法来破解英格兰的强大防守。

前德国国脚巴斯勒批评了萨内的表现:“他在场上完全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在对匈牙利的时候进攻完全失败了。”在小组赛阶段,只有西班牙的控球多于德国,但与对阵葡萄牙时不同,当德国队无法获得进攻空间的时候,就会显得进攻乏力,就如在对法国和匈牙利时所表现的那样。巴斯勒说,自己不会让萨内进入首发阵容:“我会让哈弗茨打中锋,格纳布里和穆勒在两个边路,格纳布里必须再次利用自己的边路优势,这样他才有机会内切并取得进球。”

当然,巴斯勒认为并非格纳布里是不可替代的:“我甚至可以说,他在前三场比赛的表现是彻头彻尾的失败。我们可以考虑下穆夏拉在对匈牙利时候的表现,他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出场时间,成为德国的秘密武器。”当然,不要忘记格纳布里在伦敦的精彩发挥,拜仁19-20夺得三冠王的那个赛季,格纳布里对热刺和切尔西两支球队,在伦敦斩获了6粒进球,并赢得了“伦敦王”的美誉。穆夏拉直接挑战其主力位置的可能性并不大。

另一名前德国国脚埃芬博格在批评了萨内的同时,也提到了自己对中场的期待:“我希望勒夫有感觉,意识到戈雷茨卡必须首发,双后腰克罗斯与京多安的组合根本没用,你必须找到一个更具攻击型的阵容。”相比之下,上一场比赛拯救了德国队的戈雷茨卡更有可能在中场取代京多安的位置。

当然,进攻端的不利也掩盖了防守存在的重大隐患,对法国丢1球,对葡萄牙和匈牙利都是两球,胡梅尔斯领衔的后防线,并没有打出人们期待的水准。正如埃芬博格所批评的那样,这支德国队现有的中场攻不上去同样也守不住,在防守的时候并未成为德国队的第一道屏障,使得后防线不得不直面对方的攻势。问题非常明显,那就是无论是京多安还是克罗斯,都不具备强悍的中场拦截能力。

天空台说,如果英格兰在比赛中先进球,会将比赛彻底地纳入英格兰的比赛节奏,一旦陷入了要和英格兰前锋比速度的尴尬境地,德国队可能要面对比对阵匈牙利更大的麻烦。而要避免这种窘境的出现,德国必须更谨慎地投入到比赛中去。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